• 本栏最新文章
  • 本栏推荐文章
当前位置: 主页 > 趣赢娱乐 >

美国再次“退群”彰显美外交政策的颠覆

时间:2018-06-21    作者:吴博士    来源:未知

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妮基•黑莉(资料图)

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妮基·黑莉19日在美国国务院宣布退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称该机构“伪善自私,愚弄人权”。国务卿迈克·蓬佩奥站在她身侧,指责该机构“无耻伪善”,保护的是那些压制人权的国家,已是“进步与变革的阻碍”。

这一“退出”动作本身并不令人意外。自特朗普2017年初上台伊始,美国政府反复威胁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称如不改革美将退出。既往一年多,黑莉本人多次斥责,“人权理事会通过针对以色列的70多项协议,针对伊朗的仅7项,这两国人权记录天差地别。” 19日的正式退出是对此前威胁的兑现。

美国“价值观外交”边缘化

这一动作背后特朗普政府的外交政策思路,以及这一思路折射的美国处境令人深思。在退出人权理事会问题上,特朗普政府斥其“无法有效保护人权”、持有政治偏见、且相关成员国人权状况堪忧,当然仅是表象。深层次原因在于特朗普时期美国政府的执政思路突出特征之一即是将所谓“价值观外交”边缘化。

2017年5月3日,特朗普上台后的首任国务卿蒂勒森对美国国务院全体工作人员发表讲话时就已明确表达将价值观外交边缘化、注重实利的务实主义信条。他说:“尽管自由、人权、尊严这些根本价值观引导美国外交政策,但这些只是我们的价值观,不是我们的政策。价值观不变,但政策会变,政策需要因地制宜。”由此可见,所谓人权问题从一开始就被踢出特朗普政府外交考量的优先项。

特朗普政府的执政思路与前任相比是颠覆性的。回顾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历史,自2006年成立伊始,时任美国总统的小布什就拒绝加入。奥巴马上台后姿态反转,美国成为理事会成员国之一。如今特朗普政府主动退出,与小布什时期对人权理事会的不满有一定相似之处。但根本区别在于,特朗普时期的外交政策思路发生了重大转折。

以美国主义取代全球主义

特朗普政府单方面宣布退出,又在退出时留下余地:“如若理事会启动改革,美国或可考虑返回理事会。”原因在于特朗普政府对于“价值观外交”毫无兴致,他们要摒弃的是国际体系规则本身,要以实力取代规则,以美国主义取代全球主义。这是真正的、彻底的不按常理出牌。特朗普政府想要的是最大限度地抛弃美国所谓“责任与义务”,该忽略的忽略,该分摊的分摊,降低成本,单刀直入,捞取美国利益,增加美国实力。

除了在与人权理事会的冲突上,“用绝对的利益取代规则,用绝对的美国优先取代全球考量”这一思维在亚洲、欧洲以及全球治理的多个领域一脉相承。在亚洲,特朗普政府强调与亚太盟友的防务分摊,强调将多个议题打包谈判。在欧洲抛出北约“过时论”,要求欧盟承担更多防务支出,宣告“搭便车”的时代已经结束,保护与被保护都只是一场交易。而在区域与全球治理领域,接连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巴黎气候协定、伊朗核协议,以及退出在巴以问题上同样与特朗普政府尖锐对立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

面对冷战结束以来的权力转移,曾经陷入单极世界狂喜之中的帝国如今进退维谷,战略扩张已然难以为继,而退回孤立主义亦不可能。美国需要盟友承担更多责任,却希望盟友仍然对其百分百俯首忠诚;他需要美国的实力优势,但不愿承担成本。而在这一切背后,美国需要首先想清楚的是如何克服美国可信度透支本身带来的关卡和矛盾。(陈晨晨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研究员、宏观研究部副主任)

上一篇:中国手语盲文国家标准发布 7月1日起实施
下一篇:没有了